• 转:我是平面设计师,我要开劳斯莱斯。 - [I See*]

    - 2009-09-29

    包益民 

    本文转摘自2008年8月号《职场》“我是平面设计师,我要开劳斯莱斯”,为摘录,非全文。

    包益民最爱把“为什么不...?能不能?”挂在嘴边,他用他惯用的“能不能”问自己,问下属......在他的思维里几乎是“没有什么不可以”,他以创意人自居,但他一直努力做的是传统意义的“生意人”!在包益民看来,设计公司“烂”的原因,就是因为它们处在整个产业链上最不能生产实际利润、最让人不尊重的一环,“你知道一家公司用多少预算来做创意和设计?最多1% ”。你有没有想过你赚的只是1%而已!

    包益民说到他选择团队成员的两个条件“热情和诚实”,热情就是多投几次简历,“求职者第一次投简历我们是绝对不会回的,如果他(她)非常向往和热爱这份工作,为什么不尝试第二、三次投简历?”说起团队的管理,他首先谈到的是“禁止员工加班”!“如果有‘我没做完只好加班’的心态的人不要来我们公司”,包益民说公司前不久开始实行打卡,他要了解员工是否有加班!他相信在短时间做得更好是有方法的,“你看广告公司的那些人,整天加班,每个人都穷得像熊猫,也没因此变得更好更聪明,行业也越来越烂,钱越来越难赚,这一定是方法的错误”!

    你怎么看待平面设计产业,好像对它比较失望? 

    设计师在社会上是不被注重的。为什么《时代》不把我放在封面?设计师们可以正式地去问这个问题。但是如果真的放在封面,他觉得名副其实吗?你当真觉得一个商标好看,会另世界改变很多?人们在超市里买东西,选择货品一定会遵循着产品好、生产好、品质好、价钱好、通路好、设计好的顺序,设计在最后的环节,到了这个环节,让你发挥去左右消费者的因素又有多少呢?这就好像一款新手机上市,找你做广告,而手机又太丑一样。这时你能做什么呢?广告创意再好,充其量不过是告诉更多的人这是个丑手机而已。如果换作我们,我们希望不仅仅只做设计这最后一个环节,我们会想:可不可以建议厂商,帮助他设计一款新手机?可不可以策划一种好的销售形式?可不可以设计手机软体?如果这些我们都可以做,那么到最后,为什么我们不自己出一款手机?所以,我希望今天读设计的人看懂整个社会、人生,看懂有些事情你做得再好,世界是不会有什么改变的,他们不能仅仅满足于设计,应该重新去想你是谁、设计可以做什么用。

    你准备5年后出一本叫《我是平面设计师,我开劳斯莱斯》的书,书名很张扬。

    我计划5年后在上海买一辆劳斯莱斯,买的那一天,会出这样一本书。实际劳斯莱斯是我非常个人的兴趣。我开劳斯莱斯,我的客户开宝马,那是一种我想追求的讽刺吧。也就是说,我们今天来谈判,我不求于你,我是个设计师,但我同样懂得商业,懂得怎么赚钱,我希望那是一个合作的启发点,而不是客户给你一个施舍,看看你能帮他做什么。当然我可以承认这个手段是非常拙劣的,但很多社会的、人生的启发是必须要很极端的,我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人。

    你因为极端而吃过苦头吗?

    经常,你认为任何的革命分子的生活是舒服的吗?他的路都是用红地毯铺出来的吗?

    后记:

    在这里说到创意人和设计师,我们不得不提两个非常善于赚钱的大佬:叶茂中和陈幼坚,叶茂中如今做广告要拿企业的业绩提成,而陈幼坚善于用他一贯的“上流社会”交际手段拉大业务,我们可以鄙视他们,也可由衷的羡慕和崇拜他们,毕竟,以市场经济建设为目的的当今世界,谁都不能像古时那些落魄书生“视钱财为粪土”,那简直是脑痴。在个人经济建设不达标时,你不要有那些“报答祖国,改善行业,树立行业旗帜”等等的伟大理想和虚伪的掩饰,只有在个人或团队经济实力充裕时,才会“无所不能”!所以我们现在号召大家:“有梦想,一切皆有可能(前提是先要一切以经济建设为目的)”,当然,如经济学家郎咸平所说“出名和赚钱是需要实力的”,同志们好好练功吧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你说的太好啦,哈哈@